Netflix《紙牌屋》第六季影評感想。

《紙牌屋·第六季》收官。相信Netflix的每一名員工都松了一口氣,Netflix這部曾經的旗艦劇已然徹底完結——面對這部劇情走向越來越擰巴、格局越來越小、人物塑造越來越缺乏說服力的劇集,Netflix不再需要繼續爲其絞盡腦汁地設計出高貴明麗的置景、磨出精工細作的後期、憋出逼格滿滿的宣傳語,並且在這個爲“政治正確/不正確”吵翻天的輿論環境下,用最政治正確的方式來反應“政治不正確”。對于他們而言,總算是從這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中,解脫了。

這麽多年來,也算是《紙牌屋》系列的鐵粉了,起初因爲該劇的噱頭,連奧巴馬也在追,並且當時與自己感興趣的專業相關,就去看了,這一看就收不住了,我看的時候是剛剛更新了兩季,到現在已經看完了第六季,可以說這個過程真的很不容易。

也正如很多人所說,我也贊同很多人的意見,包括在看第六季的過程中,我也認爲迄今爲止,只能說《紙牌屋》這個系列確實是第一季和第二季是最巅峰,所有的都在線,無論是演員的演技還是編劇的邏輯。也許是因爲第一季和第二季是一個上升期,是下木夫婦的上升期,俗話說的好,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當下木夫婦站在權利頂端的時候,確實精彩程度下降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難吧。

當時的我只看完了第一部和第二部(因爲當時還沒有出第三部)所以我還特意在網上找了其他同類型的電視劇去看包括《白宮風雲》,以及英版的《紙牌屋》,當時看到下木夫婦一步一步走到權力的頂端,同時還有狗哥,確實很爽。

任何事情的發展邏輯在到達頂端之後必然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這些年間其實覺得在電視劇當中的下木夫婦以及狗哥過得真是很累,但是看到第六季的時候,問道克萊爾真正想要什麽的時候,確實她的回答也是最能佐證他們三個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他們三個人天生就是爲這種事情所生的,因爲這是他們快樂的源泉。

第六季明顯感覺到編劇累了或者說也再想不出什麽梗了,用的也都是弗朗西斯以前用過的套路,不免讓廣大的觀衆們再一次懷念起下木本人來,這也許就是一種輪回吧,最後覺得編劇都已經寫飄了,克萊爾竟然都懷孕了,確實有點爛尾。

《紙牌屋》劇集的高開低走,教科書般地向我們展現了一部角色鮮明、劇情淩厲、切入角度刁鑽、制作精良、現實感極強的政治驚悚劇,是如何一步步滑落成充斥著白宮的內部宮鬥、忠狗愚忠的基情,以及大資本與權力之間的噘嘴鬧脾氣這樣的鬧劇……《紙牌屋》的爛尾,始于對“戲劇性套路”(drama)無條件的投降,而終于對“斯派西”這個棘手的話題人物的尴尬處理。

究其本質,這部號稱基于同名英劇、政治驚悚類型和戲骨斯派西結合的大數據算法的産物,不可避免地從一部高概念的政治劇,跌落成一部《白宮甄嬛傳》。

《紙牌屋》開拍伊始,不僅參考了英國版《紙牌屋》的情節,同時還將莎劇《麥克白》作爲重要的參考對象。《紙牌屋》第一季從這些“非美劇”的文化作品中受惠良多,尤其是一次性拍完一季13集,使其可以避免那種在1周1集框架下爲搏收視率而不得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傳統美劇放送制。但自《紙牌屋》第二季開始,整部劇集的情節深度和故事走向開始崩壞,到第四、第五季達到高潮。明明是足以震蕩全球的總統家庭,卻淪爲了茶杯裏風波式的情節劇。英版《紙牌屋》的城府、機心與《麥克白》裏的深邃、陰狠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純美劇工業體制下的劇情硬轉和不合邏輯。

但是不能否認的是我們作爲觀衆依然從這整個的《紙牌屋》系列劇中看到了大家都希望在這部劇中應該看到的點,將永遠的成爲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