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第一季百度雲劇情介紹,影評分析。

紙牌屋第一季整個計劃的來源是弗蘭西斯被耍了,沒有如約當上國務卿,于是就和妻子開始宏偉的計劃,目標很清楚,過程雖然曲折,但都在計劃中。

先利用教育法案來增強自己的說話地位和認同度。出現插曲,需要搞倒造船廠才能拉到黑手黨10個選票,同時決定一個人是羊還是狼。

提議一個自己認爲回失敗的人競選賓州州長,和計劃的一樣,失敗了,只不過加了一個命案。失敗了以後不能拱手將賓州競選讓出去,于是磋商讓副總統出去競選,毫無疑問勝利,都沒有著筆墨。勝利了總得有人接替副總統,于是最合適人選就應該是自己,覺得總統好失敗,一開始自己的僚幕不和自己站一邊,後面自己的老友也被策反了,把沒有永恒的友誼,只有暫時的利益體現的無微不至。

佐伊是一個偶然,但必然需要一個可以控制得住的媒體記者,當然後期她的演變就不是預期所希望的了。一個女記者爲了這些頭條快報做犧牲很不值得,這點我認同tom被炒鱿魚時說的話,沒有深度。

毫無疑問,這是個野心勃勃的劇集。如同所有佳作,紙牌屋做到了現實層面的政治和作爲劇集故事間的平衡。我們不了解真實的白宮政治,也不想看紀錄片。我們同樣不想看營造痕迹太過的波谲雲詭。兩者間的平衡就是該劇的成功之處。

一大亮點是偶爾對著鏡頭說話。除了對情節的助益,也是劇集本身開放和自信的表現。

第一季百度雲:/

在《纸牌屋》第一季中,弗朗西斯·安德伍德选择的两大垫脚石,分别是误入歧途的议员和记者,他们代表着美国最典型的权力。虚构的《华盛顿先驱报》新晋政治记者佐伊,来自乡下,祖居在破烂不堪的公寓裏,整日与蟑螂和垃圝圾为伴,偶尔秀身材,与党圝鞭大人搭上关系,彼此之间各取所需相互勾引,弗朗西斯牢牢控制着信息释放的节奏,从而摧枯拉朽的操纵着政坛议题。

陷入xidu、招ji和危險駕駛的議員皮特·羅素,只能接受弗朗西斯的拯救和安排,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某項議案、決定競選家鄉州長,甚至最終直接在弗朗西斯制造的自假象之中。黨圝鞭的“安全承諾”,不過是逢場作戲。這兩位都可以說是被有著三四層演技的凱文·史派西所擺布,前提是他們主動被動的品嘗了狼狽爲奸的妙處。觀衆輕易便能想起《美國美人》中那位微笑面孔的中年大叔是如何對女兒同學青春氣息的蠢圝蠢圝欲圝動,本劇的欲圝望對象改爲了政治,凱文·史派西的演技保證了這個魏君子能夠獲得足夠的成功。

弗朗西斯·安德伍德身爲衆議院黨圝鞭,能夠制造各種信息不對稱,從而讓總統、副總統、幕僚長、議長、民圝主黨召集人、副總統候選人等等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場合做出有利于他的決定。

本剧中少有值得同情的人物,与《24小时》、《白宫风云》、《新闻编辑室》等正能量汇集的美剧截然不同,《纸牌屋》裏谎言与“政治”息息相关、“谦卑”与崇高相互打脸、“服务”选民与收割利益本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在高速剪辑的华盛顿幻象裏逐一呈现出彼此转化的扭曲面目。在政客们高超的演说、雄辩之前,相信观众已经看到绝大多数普通的人民只不过是小白鼠、乌合之众,所谓的立场轻易就能被他们的许诺所打动。本剧编剧之一鲍尔·威利蒙也为《总统杀局》炮制剧本,乔治·克鲁尼饰演的另一位总统候选人也是在政治迷局中奋力前进。只有掌握了自古希腊时代就是政治利器的雄辩术,再加上讨人喜欢的面相,最好再青春一些、掌握各种选民喜欢的生活方法,政客与流行明星在某种程度上讲没有本质不同。

侯門一入深似海,權力的遊戲中,每個人都是卒子,即使你自居爲帝王將相。權力也會對參與者進行各種獎勵和懲罰,皮特·羅素這個人,出身寒微,對于基層有著足夠的親切感,政治也深深的吸引了他,然而抗壓能力不夠,不足以成大器,就會被弗朗西斯抛棄,他塑造了他又親手毀滅了他,這也令本劇有了古希臘神話和莎士比亞悲劇氣息。

佐伊最终明白自己不过是枚棋子,弗朗西斯在与教师工会对峙时,自信满满的上电视辩论,却为看客们送上了结结巴巴的“元音歌”,成为媒体的笑柄。哪怕教育改革确实非常有必要,依旧成为纸牌屋裏博弈和妥协的结果。克莱尔为了心目中的慈善包装出的光辉形象,对于丈夫、员工都使用一票否决权。弗朗西斯本人也被总统一玩再玩,即使在第二季翻盘成功,恐怕也是险胜,并借助于各种偶然因素,而并非隆中对策一一实现。政治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永远就像上市公司的招股书,信未必灵,不信或许就成空。

《纸牌屋》裏有着足够多的政治隐喻,不仅有英国老版本因袭,更有对奥巴马政圝府的拿来主义。佐伊最初搭上弗朗西斯,也是因为事业线被党圝鞭瞄了一眼。而剧中总统在大政方针上受制于老牌政客们的操纵,也有些像目前的证据,即便是没有足够经验的皮特·罗素,也有一些时局的影子,更不用说克莱尔以慈善项目向政坛、民间和精英们施压。《纸牌屋》第一季,就好像刚刚展开一小部分的美国政坛《清明上河图》。